SERO削减代币总量,是酝酿已久的计谋还是纯粹为了减产?

SERO通过社区和基金会决议,宣布即将销毁剩余一半未产出的Token。

随着比特币供给减半时间的临近,权威机构统计了今年一些影响力较大的减半币种,总共有10余种,其中也包含了即将在四月完成自然通缩减半的SERO,但在四月减半前,SERO通过这样一个销毁总量的决议,究竟是酝酿许久的最佳选择,还是只是一个纯粹为了减产而减产的大胆决定?

据 SERO 白皮书介绍,其定位于基于 zk-SNARKs(零知识证明协议)的匿名币,同时支持图灵完备的智能合约运行,可理解为加强版的 ZCash 和以太坊的结合体,因此在坊间也被称为“黑色以太坊”。

2019年6月28日,作为IEO项目上线Gate.io后,SERO超募50倍,此后币价一飞冲天,一周即翻9倍;相较于众筹价更是翻了46倍。

SERO削减代币总量,是酝酿已久的计谋还是纯粹为了减产?

SERO一战成名之后,币民闻风而至、社区人数成倍上涨,抹茶、Biki、Kucoin等交易所争先上架;矿工亦大举出动,在半月之间将全网算力拉升7倍……

但“韭菜”闻风而至之时,可能已经错过最精彩的部分。在这个小矿币暴富背后,有社区大V在早期默默“传道授业”、支撑“共识”,加之帅初、矿币交易所等圈内IP深度孵化,最终SERO打折上币,引爆“共识”。

据贝数区块链获悉,2019 年 7 月,SERO 主网正式上线,经其改进的 Super-ZK 技术,单笔交易加密速度可达 Zcash 的 20 倍;同时允许开发者自行创建合约/DApp、发布匿名数字资产等。

最近引起瞩目的是 2 月 18 日,SERO 基金会发布公告称,经社区及基金会决议,将销毁剩余一半未产出代币,包括此前挖矿中销毁的部分,共计约 3.5 亿枚,这意味着 SERO 的总量将从 10 亿锐减到 6.5 亿。

而 SERO 给出的主要理由是,当前代币在市场表现上供大于求,作为工具属性更多一些的代币而言,这种状态不利于生态的良性发展。

虽然减少总量供应看上去是个未来将”通缩“的好消息,但也引来了不少质疑。

随着2020的减半行情到来,仿佛大家的激情也都被点燃了,都在议论这些项目,甚至可能都在思考是否会提前布局等问题。在这些减半的项目中,SERO算是曾经比较有争议的项目,这是因为在去年项目上线的时候,无论是某大佬,还是某群主,甚至是各种牛鬼蛇神都纷纷的推荐大家入手SERO,不得不说,这一波操作给满分,随后行情也是蹭蹭的涨,没想到涨完就被砸盘,随后的行情也是小刀行情,虽然创始人被大家形容是割韭菜,但得承认一点,SERO总体还是涨的,没到破发的地步。

SERO削减代币总量,是酝酿已久的计谋还是纯粹为了减产?

SERO预计将于今年4月(区块高度3057600)迎来第一次挖矿产出减半,随后每过8294400区块后会完成一次新的减半,本次减半后,区块奖励最高将由71.2降低到35.6。

SERO是区块链行业发展的一个里程碑,SERO通证支持Token、Ticket和Package,不但可以作为匿名数字资产,也能用于保存有隐私需求的复杂数据结构,让未来区块链技术可以更多的商用化,同时保证商业敏感信息不在区块链上泄露。

Sero开发团队应该都是中国人,并且基本都来自于格瓦拉实验室,但在Sero的白皮书中,并不能查找出创始成员的真实情况(团队成员均为化名),通过查询,能够查找到的是人称“小包总”的CEO包钧以及Sero的联合创始人兼CTO段学鹏。

去年SERO项目创始人包钧“因被列为失信人员”一事引发关注。今包钧在SERO电报群内回应称个人私事没必要曝光,离婚官司没处理好与割韭菜之间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。

SERO项目创始人是包钧,2013年5月10日,报案人举报反映,上海耐舒计算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未经思爱昔(北京)软件系统有限公司授权许可,在本市昔陀区江宁路1306号燕兴大厦8楼出售Business One软件给上海先达企业发展有限公司,涉案金额人民币652400元。包总在2016年5月才被解除缓刑,解除缓刑半年后,2017年,他与前妻陆雪琴离婚,离婚后,陆雪琴开始起诉他并索要生活费,但是包总一直没有给钱,由于包总不支付女儿抚养费,被前妻告了之后,法院将包总列为失信人员。

SERO削减代币总量,是酝酿已久的计谋还是纯粹为了减产?

包总在2018年开始时来运转,2018年8月,包总受高人指点,发现了一条快速致富的捷径——发币,不过当时行情不好,包总先以高大上的技术极客的名义,做了一个第三方评测平台,号称要客观公正,说干就干,包总以格瓦拉实验室的名义发布评测报告,并连续批评了行业内的一些不靠谱项目,在当时,确实是行业一股清流,但这评测做了两期之后,发现不赚钱,还是发币收割韭菜赚钱快,2018年年底,行情趋好,于是,开始做了SERO。

SERO就是个匿名币,据说是支持智能合约的隐私货币,匿名币的项目虽然看重用户的隐私,但也是有一定政策风险的,毕竟在全球大环境下,各个GJ在某种程度上观点是一致的,比如说会共同建立共享网络来打击犯罪等,它不会让特别隐私的东西或者不可控的事情出现的。

最近包括以太坊、波场都推出在链上构建隐私交易的解决方案计划,这些排名前列的公链都已经郑重意识到支持隐私交易的重要性。

这不由得让人联想起刚刚发生的平台币“销毁潮”,但是,交易所的平台币毕竟类似于券商股,有交易所营收作为支撑,公链项目的代币产量也能“说改就改”?

SERO削减代币总量,是酝酿已久的计谋还是纯粹为了减产?

SERO 此次销毁的是本应由挖矿产出的剩余代币,这与链上矿工的挖矿收益直接相关。

SERO 是混合共识,由 POW 进行哈希运算出块、POS 投票决定出块有效性,POW 和 POS 矿工所获区块奖励的比例在 1:1 左右(近乎两种“矿工”平分区块奖励)。

加上 SERO 4 月份的自然减半,届时,矿工的收益还将减半。SERO 即将到来的这两次重大变化,从币本位看,将让矿工的挖矿收益锐减 75%。

SERO 缘何急于削减代币总量呢?

对于参与者而言,SERO 是一种资产,更是一种商品。譬如,你质押了 SERO 参与验证区块,便可获得更多的 SERO,此时 SERO 就类似于一种理财产品。

当这种商品呈现供大于求、产能过剩又无法消化时,就将走上传统经济的老路,进入不断编造故事、吹嘘夸大商品远期价值,从而通过单纯的换手来提升价格的恶性循环中,如此结果往往以价格溃败告终。

完成此次销毁和自然减半后,SERO 的通胀率将降至 10-17%,这一数字在现有的主流币中仍处于较高水平。由此可见,当前的销毁对于增加生态吸引力而言颇为必要。

Sero白皮书描述了5个应用场景,分别是供应链体系、博彩、医疗健康、竞拍、游戏,而这些应用场景,基本都有专业性公链在做,疑问在于这5个应用场景是否有必要发行匿名货币或采用匿名DAPP?即使发行了匿名货币,对于这些行业来讲,能否推动其发展?DAPP匿名的意义何在?作为一个币圈人都知道的道理,在应用场景上,透明、可追溯才是DAPP发展方向。

在贝数区块链看来,发行匿名货币意义不大,,供应链需要的是可追溯性,发行匿名货币也并不能保护个人医疗健康方面的隐私。所以,从应用场景的角度看,发行匿名货币完全没有意义。

关注贝数区块链官方微博(微信ID:shuliancj ),进社群和我一起从小白变大神。

声明:本文所发表资讯不代表本公司任何投资暗示,亦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图片来源网络,若侵权请联系删除,转载请备注来源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Tom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liandekj.com/qukuai/541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